3分彩杀号欢迎您的到來!

                                            思露話雨(散文·“祖國在我心中”征文)

                                            2019-08-06 02:52:58 民族文學2019年7期

                                            白羲

                                            回望家園

                                            仲春與暮春之交,清明節款款而至。得益于乍泄的春光,北京的胡同里柳樹抽枝,青草拔節,桃花迎春花玉蘭花競相吐納著春的芬芳。

                                            在這個節日,有的家庭集體出游,踏青尋春;有的家庭與親戚相約齊聚于祖墳宗祠,緬懷先人。當我在和煦的春光中閑逛于北京的胡同,望著藍天白云下掩映在桃紅柳綠間的灰墻紅門時,不禁追憶起兒時位于宣武區報國寺附近的那一條條胡同,懷念起那個曾經充分調動起我各種感官的北京來。

                                            如今北京的城市規模很大。一直以環形放射式發展的“大北京”之大,已經因岳云鵬的一首《五環之歌》而在全國聞名。在北京城市規模迅速擴大的近30年里,雖然一個個現代化小區鱗次櫛比地在三環外拔地而起,但很多新規劃的地名卻比老北京的地名中性、抽象了不少,比較出名的大概要數北五環外的天通苑地區。在那里,小區基本被劃分為天通苑、天通西苑、天通北苑和天通東苑的一二三區等。簡單由方位和數字排列組合得出的小區名稱,雖能令居民明晰自己所處的位置,但這些冷酷的名字與我小時候在胡同中所見的個性鮮明、光是看到名字就能在腦海里勾勒出建筑形象的地名相比,真的遜色太多了。

                                            我在20世紀80年代末出生于北京宣武區,幼年在姥姥姥爺家長大。姥姥家位于宣武區廣安門內大街的報國寺旁,馬路對面就是北京著名的回族聚居地牛街。那時,姥姥家有兩前一后共三間房子,臨街的那間是商鋪,后面兩間為自用住房,院里是廚房和幾座假山石。我在報國寺居住時,還入讀了胡同里的槐柏樹幼兒園,幼兒園北面就是長椿街。我幼時不識文字,不懂那些地名中的氣象。當我逐漸長大,慢慢習得文字中的韻味后,才突然看見那些名字里的顏色和意象:

                                            “宣武”二字仿佛讓我看到一列身穿鎧甲的士兵經過廣安門城樓。這座古代便已駐守在各省陸路進京必經之路上的城門,廣闊地敞開自己的胸懷,永久地為這座古都鎮守安寧。這隊士兵穿城樓而出,行至城樓旁的千年古剎報國寺。這座寺曾為八國聯軍戰火所毀,在光緒末年被修復后,又于上世紀90年代因人民政府出資而得到修葺,今時今日已是北京最著名的書籍、郵票、錢幣市場之一。站在報國寺門口,便能聞到牛街飄出的牛羊肉香氣,這陣香氣在風中彌散,逐漸飄至種滿槐樹與柏樹的幼兒園里,最終飄出幼兒園,并在長椿街消散殆盡。這條路上或許還有棵長壽的椿樹立在街旁,為放學的孩子們提供一席陰涼。

                                            除去街道名稱的差異,我兒時胡同中的風物,更為這座城市提供了太多情致。

                                            那時在春天,我愛靜靜等待一片灰色的房瓦上冒出點點綠色,小時候的我總希望它們綠得快些、再快些。我喜歡看綿綿的柳絮在陽光下慢慢飄飛,帶給我夢的迷幻。我喜歡漸漸溫暖的空氣里散發著淡淡的、陽光的味道,自己身上的厚衣服逐漸減少。我迷戀胡同帶給我的希望與期盼。

                                            夏天,我喜歡圍在門口參天的老槐樹旁打轉。我迷戀槐花清雅的芳香,迷戀它那小巧的葉子,更為它寬廣的懷抱而深深著迷。夏天的傍晚,家人經常會在飯后帶我去胡同口的槐樹旁坐下。左鄰右舍晚上全出來了,孩子笑鬧,大人閑聊,老頭兒們在路燈下支起一盤棋局,一下就是一晚上。

                                            秋天,我喜愛在自家的小院里抬頭仰望,迎接一群群家養的鴿子從一碧如洗的天空劃過。我耳畔聽著鴿群經過時發出的鴿哨聲,鼻中嗅著槐花甜而不膩的芳香,簡直要醉倒在秋天的四合院兒里。

                                            冬天,姥姥會把黃澄澄的柿子放在屋外窗臺上做“凍柿子”。凍柿子金子般的顏色,至今都在我的記憶中閃閃發光。當然,我最愛的是雪后的胡同。大雪過后,胡同里灰色的平房全都戴上了白帽、穿上了白衣,每個住家的大門旁都站著一個堆好的雪人。那時,小孩子必定穿好了厚厚的衣服,串著胡同追逐著、嬉戲著,將一條條灰白色的胡同串連成一首明快而生動的歌。

                                            2010年,國務院批準撤銷北京市西城區、宣武區,設立新的北京市西城區,原宣武區的行政區域涵蓋在新西城區內。自此,北京再無“宣武”。

                                            清明節是春和景明、踏青種樹的好時節,也是掃墓祭祀、緬懷祖先的重大節日。清明將至,當穿行在胡同綠的粉的薄霧里時,我將兒時護國寺的那片胡同像老朋友般懷念著,祭奠著。那一條條胡同中,曾經孕育了多少四世同堂的故事,見證了多少人間的悲歡離合。在四時交替中,胡同里的居民因季候變化而改變作息,隨日升月落而繁衍生息,人們的生活完美地與四季物候相結合,體現著中國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文化理念,傳承著北京古老而富有趣味的風俗習慣。

                                            物轉星移,“大北京”已不再僅僅是那個四九城里觀花賞雪的帝都,它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吸納了越來越多的優秀人才,用高速高質的發展詮釋著“有容乃大”的內涵。當我撫今追昔,報國寺的一條條胡同和一片片平房猶在心中巋然挺立著。那令我魂牽夢縈的報國寺胡同口,一直有一盞路燈長明。在那扇形的燈光下面,一直有一桌胡同里的居民,在下著一盤未完的棋局……

                                            心念圓滿

                                            小滿節氣將至,人間正是“麥穗初齊稚子嬌,桑葉正肥殘食飽”的初夏時節。單從節氣名字來看,“滿”是指谷粒的飽滿,“小滿”便是指谷粒開始變得飽滿卻尚未成熟的狀態了。由此可見,“滿”字代表著一種邊界,一種標準,一種分寸。

                                            “滿”體現著容量的極點,比如在成語“滿腹經綸”中體現著知識的上限,在“滿載而歸”中體現著承載量的上限?!皾M”也標志著時間的界限,比如在“假期已滿”“不滿一年”中,標志著距離某個時間節點的距離?!皾M”還體現出面積的極限,比如在“滿面春風”“滿目瘡痍”中,體現出某個區域內某種現象分布的程度?!皾M”也能表達感覺的上限,比如在“心滿意足”“滿心歡喜”中,表達一個人某種感情的強烈程度。

                                            雖然“滿”代表著一種極限狀態,代表著巔峰和充沛,但在中國人千百年的哲學觀中向來認為物極必反,在為人處世中提倡保持分寸、克己及人,這從“月滿則虧,水滿則溢”“滿招損,謙受益”等俗語中可見一斑。

                                            那么在中國哲學中,怎樣的“滿”才是最好的狀態呢?

                                            孔子在談到如何滿足國民的物質與精神生活時,曾提出“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認為土地、人口、財富的足與不足是相對的,只有讓人們在公平公正、積極向上的社會中發揮主觀能動,才能保證民心相向和人民生活向好。這種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與我們當今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跑好“最后一公里”的目標高度契合,體現出中華文化綿延相承、不曾中斷的特點,闡釋了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對于“小康”和“大同”的共同理想。

                                            5月15日,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北京正式開幕。首次訪華的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成為習主席在此次大會會見的第一位外方嘉賓。希臘文化是西方文明的代表,它的參與充分證明此次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不僅探討亞洲文明,還放眼世界、兼容并包,通過為全球發展貢獻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大格局與大氣魄。正如元代詩人、畫家王冕描述的梅花一般,中國在世界范圍內“不要人夸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并不以高調的外形、艷俗的香氣討好他人、博取關注,只愿通過腳踏實地踐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與世界各國共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將自己的清香充溢在天地之間,收獲友誼與合作。

                                            近來持續的中美貿易戰顯示,個別國家一意孤行,妄圖手持印有“制裁”和“退群”的“舊船票”登上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新客船”。清代錢泳曾提出“治事必需通觀全局,不可執一而論”,說的正是每到謀事布局時應當從全局著眼,明辨是非,不能只顧達成自己的執念而忽略其余。如若在全球一體化的當下還是對各方利益滿不在乎、唯我獨尊,那么如此執子的棋手最終不僅會將“地球村”攪得滿城風雨,還有可能因為一著不慎而滿盤皆輸。

                                            從小滿到芒種的這段時間,正是最適合農作物生長的時節,同時也是動物的繁盛生長期。從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在經濟建設和外交談判等多方面都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發展過程。在70年砥礪前行中,中國通過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世界第一大市場的廣闊空間和巨大的人口人才紅利收獲了現如今的經濟底氣,經歷過低谷、經歷過多重考驗后還是持續向上攀援的中國人民,逐漸變得志氣高昂、信心滿滿。

                                            習近平主席提出,中華文明從不具有排他性,而是在包容并蓄中不斷衍生發展。相信在多樣文明群芳競艷的“大觀園”里,中國人民也會和全球各種族人民一道,沐浴在小滿后的陽光雨露之中,牢牢抓住互利共贏、協商共進的歷史機遇,懷著滿腔熱忱在風雨中行穩致遠,充滿尊嚴、充滿力量、充滿希望地挺進那個金色的季節。

                                            責任編輯 徐海玉

                                            ?
                                            3分彩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