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彩杀号欢迎您的到來!

                                            離祖國最近的四天(散文·“我和我的祖國”征文)

                                            2019-08-06 02:52:58 民族文學2019年7期

                                            楊建軍

                                            去國外的朋友常說,遠離祖國后,祖國會在心中倍感親近。當你日夜奔忙在祖國某個角落,可曾有離祖國很近的感覺?我是有這種感覺的,不是在生活的城市,而是在遠赴邊疆的歲月。2017年9月,我含淚告別躺在醫院的母親,告別妻子和僅有一歲的女兒,只身踏上援助新疆的征程,在離家萬里的邊疆生活里,有那么幾天我覺得自己離祖國很近很近。

                                            阿克蘇的親戚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敝星锛压澣藗兂R鞔嗽?。然而,由于時差原因,同一刻的中秋月會不同。當月光照亮廈門的海岸沙灘時,蘭州的黃河還在暮色里蜿蜒,阿克蘇的落日卻在西天游蕩。

                                            中秋節前,我和妻子在火車站各奔東西,她去往家的方向,我要一直往西,去靠近國境線的一個小村莊。親戚正在那里等我,阿克蘇市柯坪縣的親戚和我素未謀面,只知道她是六十多歲的維吾爾族老人。

                                            列車一路沿天山下的大漠疾馳向西,戈壁馱落日余暉鋪展千里滄桑。遙想大漠深處,胡楊林中的老人該是怎樣?我的思緒如戈壁沙丘起伏不定。阿克蘇位于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塔里木河上游,意為“白水城”,是古絲綢之路重要驛站??缕嚎h在阿克蘇西端,從縣城往西北約一百公里,就會到吉爾吉斯斯坦,縣內人口大多是維吾爾族,而親戚所在的阿恰勒鎮吐拉村全是維吾爾族,這是我第一次去南疆腹地的村莊。

                                            清晨七點的阿克蘇夜色正濃,我們昌吉學院結親組換大巴繼續西行??缕嚎h也是古絲路途經地,騎“鐵駱駝”狂奔三小時后,吐拉村進入視野。村莊附近棉花地連片,盛開的潔白蓋住了大漠的焦黃,吐拉村就被潔白、柔軟、溫暖的棉花簇擁著。車子沿鄉間公路緩緩駛入,路兩側排列大小不一的院落,一棵棵胡楊堅毅地拔地而起,胡楊樹襯托的吐拉村天空特別藍。

                                            親戚的院子靠路邊,兩扇綠門上插一面紅旗,三四間住房,一間彈棉花工棚,一間牲畜棚,組成月爾尼沙汗老人的家。剛收的玉米棒晾在院里,陽光照著金黃的玉米棒,玉米的金黃、陽光的金黃交相輝映,這間小院使人倍感溫暖。聽到進院的腳步,房里遠遠傳來“亞克西木”(您好),一位著黑白碎花毛衣的老奶奶快步迎來。高聳的鼻梁,黝黑的眉毛,深深的眼窩,眉宇寧靜而慈祥,這就是我的親戚,月爾尼沙汗老人。在同行翻譯的幫助下,我連說帶比劃介紹來意,老奶奶滿臉喜色迎我們進屋。大家在矮炕上坐定后,老奶奶邊做飯邊聊家常,她和兒子一家同住,家里種有棉花、小麥、玉米、恰瑪古,還彈棉花和養羊貼補家用。問及家里有啥困難時,老奶奶開心地邊笑邊說:“沒什么困難,沒什么困難,駐村工作隊幫大忙了,我身體很好,家里彈棉花收入也行,沒什么困難?!闭勑﹂g,老奶奶的大孫子回來了,調皮的小男孩看見我們,馬上喊起:“你好!你好!”還一個勁地握著我的手,夸張地邊搖邊跳。老奶奶看看小男孩,又看看我,欲言又止,幾絲憂慮飄過眉宇。詢問得知,小男孩患先天性皮膚病,手和腳常起濕疹一樣的癬,當地就醫多次不見好轉。握著那冰涼的小手,對著病患處拍了照,我拿出學習用品和玩具遞給他。小男孩高興得一把抓住小汽車,馬上放到地上推起來,嘴里還不停地學汽車喇叭,“嘀——嘀嘀——”無憂無慮的小男孩,讓小屋又充滿笑聲。

                                            從我的親戚家離開后,又去同事趙老師的親戚家。那是位中年婦女,著一身紅黑相間長裙,干練打扮在鄉親們中間分外顯眼,親戚曾有外出工作經歷,待人接物大方得體。趙老師親戚家的房子是新蓋的,滿屋鋪著嵌花紋的紅毯,我們席地而坐拉起家常,說話間這位大姐突然失聲痛哭。大姐邊哭邊說,我聽不懂她在說什么,但能感到她有大難處。兒子要結婚,家里剛修了房,手頭緊張,已想盡辦法錢還是不夠,大姐想向趙老師借兩萬塊錢,又覺這事不好開口,只有伴著長久的哭聲與淚水,才能把心里的為難斷斷續續說出。趙老師和親戚來往已久,他聽明白后,沒有絲毫猶豫,一口就答應了。聽到翻譯的轉述,大姐意外地愣了片刻,很快就破涕為笑了,發自內心的笑聲,讓人一聽就感到,趙老師在大姐心里就是親人。

                                            離開吐拉村前,去親戚家告別,遠遠看見月爾尼沙汗老奶奶抱著盤子,站在家門口看著車路,見我過來連忙招手,老奶奶邊說邊指,指指家門口的國旗,指指我,又指指盤里的羊肉,把羊肉直往我懷里塞,聽不懂老奶奶說什么,我不知如何是好。翻譯趕來才明白,老奶奶想說,我是國家來的親戚,在她家沒有吃好,必須要帶羊肉在路上吃。一陣波瀾在心里涌起,我為自己沒幫什么而慚愧,連忙婉言謝絕,快步趕往集合點。

                                            鄉村公路本來就不寬,前來送別的鄉親已擠滿路,同事們正忙著向各自親戚辭行。我暗自慶幸自己先道別了,可不用為語言不通再著急,沒過一會兒,翻譯又拉著我,朝蹲在編織袋旁的一個小伙走去。小伙是老奶奶的兒子,他對翻譯說了幾句,就抬起頭靜靜看我,淳樸的眼眸清亮而烏黑。原來,老奶奶又讓兒子扛來一床自家彈的棉絮,棉絮特意拿的是雙人床的,要讓我和愛人一起蓋。望著那雙清亮烏黑的眼眸,我不知道再怎么開口,上前一步緊緊握住他的手,用緊握的雙手告訴他,“兄弟,我還會再來的?!?/p>

                                            這里是距烏魯木齊一千一百多公里的普通村莊,這里是距北京四千多公里的中國土地,在這里我突然覺得自己離祖國那么近。返程的大巴上,大家不停說著各自親戚的趣事,回望天盡頭慢慢消失的小村,只見兩道鮮亮的車轍碾碎了戈壁灘的千年荒涼。

                                            吐拉村的升旗

                                            吐拉村有棵1881年的胡楊,樹高近十層樓,兩大人一小孩才能合抱。百歲老胡楊率村子四處的小胡楊,競相綻放大小不一的綠,當夜風穿過村莊,四處抖動的胡楊葉就會為生命的堅毅唱一首無言的歌。被夜風驚醒的村子,遠近不一掉落幾點狗吠與孩子哭,愈發襯托夜的寂靜幽深。這時候最適合仰望星空,滿天繁星悄然聚攏周圍,四野寂靜緩緩流過胸膛,“星垂平野闊”,“野曠天低樹”,唐人詩句會如蓮花在唇間次第開放。

                                            仰望星空之際,我已是第四次來吐拉村了。昌吉學院的吾甫爾書記,廈門大學的敬老師,還有蘭州大學的我,三人組成結親小組,親戚們分布村子三個方向,正好能讓我們用腳步盡情丈量這片土地。三人小組第一站到特來木家,特來木在當地“安居富民房”項目幫助下,年紀不大就獨立門戶,帶一家人住了新房。特來木讓我們三人住一屋,此屋建有火墻,就是在兩屋中間留夾墻,讓火爐熱氣通往夾墻,墻就能夠散熱取暖,靠著暖暖的火墻,一路疲勞很快緩解,我們不禁聊起能為這家做什么,三人暫時沒有好主意。吃完晚飯,一群人圍坐炕上,吾甫爾書記和特來木熱切地聊著家長里短,敬老師和我就給孩子們輔導作業。聊著聊著特來木拿出一份入黨登記表,在吾甫爾指點下,蹲在炕邊填起來了??粗贿吿畋砑皩懽鳂I的大人和孩子,我們心里有主意了。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就忙碌起來,買釘子、鋸木板、釘桌架、安桌面,當孩子們放學回家時,一張桌子已擺在炕中央,三個孩子高興得大喊大叫,特來木妻子更是圍著桌子,連說,“熱合曼,熱合曼(謝謝,謝謝)?!碧貋砟疚萃膺€有一處剛打地基的棚子,圍著棚子我們又忙了一天,搬磚、和泥、砌墻、架橫木、釘木板,一系列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夕陽映紅戈壁灘的梭梭草時,一間小棚子立起來了。當天夜里,滿天繁星依舊,星星照亮了三人此起彼伏的鼾聲。

                                            來到我的親戚家時,我最高興,比我更高興的是月爾尼沙汗一家人。老奶奶的兒子一見我,就親熱地拉起手說,前兩次帶來的藥很管用,孩子手腳的癬好多了,再也不癢了。他喊來孩子,讓撩起袖口和褲腿給我看,小調皮剛比劃兩下,就沖過來翻開背包,拿出玩具和方便面,風一樣地跑了,邊跑還邊喊:“結親爸爸來了?!甭劼曏s來的孩子你爭我搶,小院頓時熱鬧異常。當天晚上,老奶奶特意做了一鍋恰瑪古燉羊肉。吐拉村四周多鹽堿地,鹽堿地給人也有特殊饋贈,長壽圣果——恰瑪古,形似小蘿卜的恰瑪古,常吃能強身祛病??缕嚎h的羊肉也是一絕,用當地清水煮熟,沒有一絲膻味。恰瑪古燉羊肉,正是吐拉村待客的上等美食,嚼著鮮美的羊肉,喝著乳白的熱湯,頓覺一股熱流向渾身涌動。老奶奶家可熱鬧了,為迎接我們到來,老人把城里的女兒、附近的親戚都請來了,矮炕上擠滿人,七八個大人圍著吾甫爾聊得熱火朝天,五六個孩子圍著我和敬老師問這問那。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說學校的事,幾個膽大的孩子還比賽唱歌,和我最親近的那個小調皮盤坐炕中央,得意地唱起剛學的《字母歌》,邊唱邊用小手摳腳丫子,惹大家笑得眼淚直流。住在親戚家時,我們幫著收拾棉花、安裝路燈、維修水管,幾天時間轉眼就過。

                                            來到敬老師親戚家時,我們驚出了一身冷汗。男主人庫爾班江去送棉花,晚上十一點還沒回來,老人和孩子們都焦急地等著,院里還不時傳來牛叫聲。到喂牛時間了,家里的牛個頭大力氣足,女人和孩子們都干著急,不敢去牽。吾甫爾這幾天感冒了,本已吃藥睡下,又穿衣帶我們走向牛圈。吾甫爾小時候干過農活,種地、養羊、喂牛樣樣拿手,我們三人配合,給牛槽里鋪干草、灑熱水、撒玉米粉、拌草料,一陣緊張忙碌后,牛的晚飯做好了。奔向后院,只見半人多高的牛餓得直叫,這么碩大的牛,該如何對付呢?我和敬老師不禁心里發虛。好在吾甫爾是行家里手,一把牽過牛,拉向牛棚,饑餓的牛剛進棚子就直沖牛槽而去,差點掙脫吾甫爾手里的韁繩,敬老師和我不由得驚出了冷汗。牛奔到槽邊吃上草料后,溫順了許多,吾甫爾趁機兩把拴好牛。出牛圈門時,我們三人又合力抬好擋板,搓去手里泥土,拂去額頭汗珠,抬頭放眼夜空,又是滿天繁星。

                                            離開吐拉村前的一個清晨,村里舉行升旗儀式。一只音箱的樂隊,三名村警的護旗隊,三名村干部的領隊,組成了簡易的升旗隊。這里比天安門廣場亮得晚,升旗要遲一些。村民委員會院里密密麻麻擠滿鄉親們,莊嚴時刻一到,全場頓時鴉雀無聲,匯報準備環節一氣呵成,護旗入場動作一絲不茍,國歌樂曲一響百應,五星紅旗一飛沖天。祖國啊,您看見了嗎?您一定能看見,我們在國境線旁的吐拉村向您報到。

                                            紅旗迎風獵獵而舞,東方天空瓦藍瓦藍,新升的太陽光芒萬丈。

                                            喀納斯的大雪

                                            大美新疆,新疆大美。如果想感受中國有多么大,一定要來新疆;如果想感受中國有多么美,還是要來新疆。新疆最北端的喀納斯,被稱為神的后花園,這里濃縮了新疆的美。

                                            第一次去喀納斯是十年前,八月的盛夏,我們租車從烏魯木齊出發,路上跑了一天,夜宿阿勒泰市布爾津縣,第二天中午才進入那片神奇的美。這里是國家級森林公園,夏日五彩斑斕的美放眼皆是,隨手拍下就是一幅幅迷人的風景油畫,藍天、白云、雪峰、森林、湖泊、草甸、河流譜成一曲美的交響,任意幾種自然元素的組合,神奇搭配的美便嘆為觀止。沿水色奇妙變幻的喀納斯河,神仙灣、月亮灣、臥龍灣次第展開,神仙灣的霧靄流動山林河道之間,宛如仙境美不可言;月亮灣的河水閃亮山谷草甸之側,恰似碧月飛落塵寰;臥龍灣的小島靜臥天云倒影之畔,正如神龍待翔蒼天。一路七彩變幻莫測的河水,疑似彩虹在這河灣里梳洗裝扮。這里隨便某處駐足,都會禁不住冥想,自然的鬼斧神工,宇宙的浩渺神秘,人生的短暫無奈。到三灣盡頭的碧潭再乘船而行,暢游長湖,浪遏飛舟,縱情放歌,群山應和。這就是神奇的喀納斯,去一次魂牽夢繞一生。

                                            援疆工作已有一年多,難得元旦假期有閑暇,我們便在援疆干部群相約,去觀賞喀納斯的雪。援友們出發前在車站聚齊,十位援友竟然來自七個省市,小半個中國的人都被那片神奇的美吸引而來。這次我們會從景區西側的白哈巴村進入,穿越喀拉斯湖,到禾木村去過跨年夜。援友相見,分外親熱,聊起各自的工作生活,聊起遠方的父母妻兒,共同話題越聊越多,這趟火車走得分外輕快。

                                            換乘汽車進入冬天的喀納斯景區,仿佛進了另外一個世界。極目四野,白、黑、藍三種顏色組成的美景連綿不絕,天蒼蒼,野茫茫,風舞白雪追斜陽。萬里藍天似乎鋪展為畫卷,天與地舞白弄黑欲比高低。天揮白雪靜穆萬物,地灑黑土皴染山河;天嘯長風搖撼瓊枝,地潑黑水潤澤寒冰;天揚白霧迷鎖山徑,地開黑林指引行人。天地爭斗真是難分高下,停車靜心細觀八方,遠山黑馬俯首,近谷木屋升煙,生命氣息飄散寂山靜林,天地合繪的水墨,時而淡雅空靈,時而蒼茫雄渾。白哈巴村就坐落在黑白水墨畫的河谷,這里號稱“西北第一村”,村子距哈薩克斯坦僅1.5公里,一道長溝界開兩國山河。村里遍布尖頂木屋,牛羊圍欄四方散落,原始痕跡隨處皆是。車子緩慢穿村而過,機器車輪滾滾向前,村落流動遠古時光,白哈巴好像閑坐歲月之外,靜觀山林風起風落。

                                            靠近喀納斯時,暮色已然彌漫。湖區附近橋下,竟有一處冰河緩緩流淌,零下三十多度的極寒,熄滅滿世界的色彩,卻無法阻擋一條小河,兩岸厚冰把小河擠得左歪右斜,小河始終沒偏離要去的方向。河里落雪的碎石頂起朵朵白蘑菇,河道上下飄舞陣陣白煙,似乎這群白蘑菇呼著白氣在集結,等待小河率領它們去遠方。突然,河邊密林躥出一只小動物,緊張的左右觀望幾下,慢慢俯身湊向河邊。這小家伙是來喝水的,被附近的人聲驚起后,馬上歡快地沒入密林。積雪已厚過人腰,它是從哪里來的?要去哪里?為什么那么歡快?這些問題一時都無法回答。暮色愈來愈濃,為白雪披一層藍紗,望著藍色的雪地,想著無法回答的問題,就會有莫名的憂郁。

                                            當新的一天到來,太陽似乎握起彩色畫筆,讓天地合繪的水墨畫變為彩墨畫。晨陽穿過山林,會看見青的雪襯在樹影之下,如青花瓷古樸典雅;艷陽照耀山脊,會看見金的雪鋪在峰巒之巔,如金綢緞輝煌明麗;夕陽撫摸山谷,會看見粉的雪浮在河流之畔,如粉蓮花羞澀嬌柔。天地間巨幅的黑白水墨畫,讓陽光暈染成神奇變幻的彩墨畫。從喀納斯到禾木村,已是夕陽滿天,我們要去彩墨畫深處,落滿粉色雪的河谷,尋訪夕陽彩墨畫里的精靈——圖瓦人。禾木是他們定居的村落,據說這片山林是人類滑雪起源地,附近發現萬年前人類滑雪的巖畫,昔日圖瓦人就在這冰天雪地中滑雪、騎馬、游牧、狩獵,今天圖瓦人又在這冰雪世界里搞起旅游。步入中國西北極寒的生存絕境,遙望圖瓦人的馬拉雪橇碾冰破雪,人馬在山梁河道歡快地呼嘯而過,你會不由地感嘆,大自然的神奇和生命的偉力,不論有怎樣的惆悵憂郁,看千萬年簡單生活的圖瓦人,心中的堅冰定會消融。住禾木那晚正是新年前夜,祖國夜空不時升起絢麗煙花,遠方親友正在迎接新年,想起一路走過的山川歲月,一首詩悄然流入心田。

                                            穿過神的后花園

                                            漫步神的自留地

                                            背靠喀納斯的人間煙火

                                            俯視萬里祖國的沃野長天

                                            2018的大雪靜臥腳下

                                            2019的春天正踏破冰河

                                            滾滾呼嘯而來……

                                            蘇麥熱姆的短信

                                            “你不要說了,要給班主任說,要給家長打電話,隨便你,愛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蘇麥熱姆在咆哮,這個愛笑的小姑娘突然變了一個人,說什么也聽不進去,擰著脖子杵在那里。我只好強壓心中焦躁,讓她先回宿舍。來新疆之前,我接觸過的學生不少,這樣倔強的姑娘還第一次見,該怎么辦呢?

                                            我有六個維吾爾族及哈薩克族的大學生朋友,蘇麥熱姆就是其中一個,平時我們常在一起聚餐,聊聊學習生活的困難與收獲,大家一起吃個大盤雞,或者每人吃個菜拌面,就能開心地聊很多。蘇麥熱姆是孩子們中漂亮活潑的一個,聚餐時常和大家開玩笑,最喜歡擺各種姿勢與大家拍照。這個愛笑的小姑娘家里,卻有難言的艱辛。她來自絲綢之鄉和田市墨玉縣,那是盛產美玉與絲綢的福地,當地的艾提萊斯綢是綢中極品,千余年前就已傳到中原。然而,生在福地之人未必個個有福,蘇麥熱姆的家全由媽媽支撐,家里還有上學的弟弟妹妹,孩子考上大學給家里帶來了希望,但也增添了新負擔。好在學校發了獎助學金,能幫助她繼續學業。最近學生們聚餐她沒來,打電話說自己在外有事,情緒十分低落。叫她來辦公室問問,一口咬定自己有事,保證會按時上課,其他的事情讓我別管。出于對離家在外小姑娘的安全考慮,我還是不停追問,課余時間在哪,為什么情緒低落。蘇麥熱姆聽一陣我的啰唆,突然就咆哮了,令人意外的激烈言辭,讓我一下子愣住了。辦公室的空氣瞬間凝固,沉默中我又仔細看了看她,這個一下子變得不認識的姑娘,身上胡亂穿著幾件衣裳,頭發也沒有梳齊整,肯定有什么事,但她不愿意說,此刻再談已沒有意義。

                                            蘇麥熱姆走后,我冷靜一陣,撥了幾個電話,見了幾個同學,大概明白了事情原委。小姑娘的媽媽患腦出血后遺癥,近期又住了醫院,媽媽暫時由親戚照顧,她很想幫家里又束手無策。最近,孩子在課余時間做“微商”,代理日常生活用品,想自食其力并貼補家用,這幾天課余時間她忙著運貨,還操心媽媽的病情,心情煩躁了許多。

                                            新疆的天氣早晚溫差大,如果不注意增減衣服,很容易會感冒,這幾日正值秋冬換季,氣溫變化更加反復難料。蘇麥熱姆病了,請假躺在宿舍,得知消息后,我約幾個同學去看她。獨自躺在宿舍的她,見到老師和同學,心情好多了,這次看見我時,臉上有愧色,但礙于同學在,又不好說什么,和我說話時,一直抱著被角半遮臉,語氣柔和許多,那個熟悉的小姑娘又回來了。我沒多說什么,囑咐她安心休息,按時吃藥,安排好同學照顧。離開宿舍后,又讓同學給她帶去一些錢。

                                            當晚因為有事,我回了蘭州。久別回家的喜悅一言難盡,妻子高興得忙前忙后,兩歲多的女兒坐在懷里不停地說:“爸爸,快給我放那個維吾爾族小哥哥,我要看那個維吾爾族小哥哥?!比ネ吕逵H戚家時,那個摳著腳丫子唱歌的小男孩,我用手機錄了一段視頻。女兒和我在一起,就纏著放這段視頻,看著唱歌的維吾爾族小哥哥,女兒總會咯咯笑個不停。

                                            “爸爸,小哥哥怎么不動了?”

                                            “收到了一個短信,等爸爸看完,就會動的?!?/p>

                                            短信來自新疆,我以為有急事,馬上就打開了?!袄蠋?,謝謝您來看我,您就當我是您調皮的孩子,偶爾淘氣一次,老師您不要生氣,請您一定原諒我?!弊x著千里之外飛來的文字,想起蘇麥熱姆愛笑的臉龐,心頭禁不住一熱,當這個孩子的“大朋友”已快一年,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發來短信,這個孩子的心離我近了?!蹲帜父琛酚衷谂畠菏掷镯懥?,踱步來到窗前,披著家里溫暖的燈光,遙看西天璀璨的夜空,我的心溢滿歡樂。

                                            “老師,等我做微商賺了錢,我要買一輛汽車,載著家人去旅游。老師,我也要拉著你,請你去我的家里做客,我們闊納協海爾村旁的夜市有很多好吃的小吃呢?!敝牢一貋?,蘇麥熱姆找來,眉飛色舞地聊起將來的打算。

                                            “老師,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雙重人格,有時候就變得自己也不認識,事情過后又很后悔,您一定要原諒我?!?/p>

                                            “我沒有生你的氣,你想自食其力很好,做微商不要影響學習?!?/p>

                                            “老師,不會的,我一定會搞好學習。老師,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不幸,為什么在同學們都快樂的年紀,卻承擔了痛苦,需要為家里的事操心?!?/p>

                                            “讀書就是幫你將來自食其力,如果既能不耽誤讀書,又能自食其力,就是一種幸福的生活,不管你為這承擔什么痛苦,都是值得的?!?/p>

                                            “老師,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一個女學生就想幫家里人,我將來一定會有更好的生活?!?/p>

                                            “將來,我會帶女兒來看你這個大姐姐,到時候我們可要坐你買的汽車?!?/p>

                                            “老師,一定會的,一定會坐上的?!?/p>

                                            送走蘇麥熱姆后,她的快樂明顯感染了我,這一天不是什么節日,但我比過節還快樂。望著窗外川流不息的學生們,我覺得他們是那么愉悅,孩子們青春的臉龐都溢滿陽光,他們和各自“交朋友”的老師肯定有許多快樂的故事,這是一個被大愛包裹的校園。自治區上萬所學校,百萬名師生,肯定還有更多快樂的故事,這些故事都在書寫著大寫的“愛”。

                                            新疆,就是一片被大愛浸潤的土地。世居在此的人,并沒有因邊關風高月冷而選擇追逐他鄉陽光;移居到此的人,并沒有因屯墾戍邊苦楚而選擇送子女去遠方;援疆到此的人,并沒有因工作龐雜繁重而選擇空嘆夢遠路長。斗轉星移,時光荏苒,從祖國各地聚集到此的人深深愛著這片土地,他們如春天的雨,滋潤戈壁荒灘,他們如冬天的雪,灌綠沙漠良田。巍巍天山,聳立起萬千愛的峰巒;滾滾塔河,匯流起萬千愛的波瀾。

                                            大愛無疆,疆有大愛,愛滿新疆,愛滿中國。

                                            責任編輯 安殿榮

                                            ?
                                            3分彩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