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彩杀号欢迎您的到來!

                                            南亞研究:路徑和視域芻議

                                            2019-08-06 02:44:06 歷史教學·高校版2019年7期

                                            何平 曾祥裕

                                            摘 要 論文考查了當代南亞研究中的若干路徑,包括現代化理論、區域史和國際關系研究中的建構主義等視角。論文認為,每一種路徑都使研究視域改變,并發展出新的研究領域。在現代化理論視域中觀察和分析印度社會至今仍被很多學者所采用。一些學者用“后殖民時代的現代化”這個概念,指稱印度的現代化呈現出的一種特殊模式。當代社會科學的“全球轉向”也影響了南亞研究,近來出現用“地球南部”這個更寬泛的概念來指稱南亞,并由此對南亞作為一個區域的文化和地緣政治屬性再概念化,正在給南亞研究帶來嶄新的面貌。冷戰后出現的建構主義國際關系理論的影響,也在促使學者們去反思,幫助南亞次大陸區域政治格局建構起來的那種意識形態,尤其是支配南亞外交關系思想家和政策制定者思維的那些觀念和社會認同。論文還提到了全球視角和社會網絡分析等視角。

                                            關鍵詞 南亞研究,現代化理論,地球南部,建構主義

                                            中圖分類號 K35文獻標識碼 A文章編號 0457-6241(2019)14-0012-06

                                            南亞作為一個包含多個國家的區域,在全球體系中的位置,以及在研究者的視域中經歷了不斷變換的過程。對其進行研究的每一種路徑都使我們對南亞的觀察置身于一個不同的歷史視閾中。而對該地區長期歷史趨勢的認知,幫助我們透視南亞當前社會發展的趨向,政治、文化宗教和社會事件背后的原因,以及不同社會群體、宗教派別的意識形態走向。

                                            二戰結束后,南亞國家紛紛脫離西方殖民主義體系獲得獨立?!澳蟻啞?,不再是地理大發現后,西方知識體系中的“東印度”,而獲得了作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地理區域的合法性。20世紀50—70年代,南亞是“不結盟國家”和“第三世界”的重要區域;20世紀80年代到21世紀初,南亞多數國家又被稱為“發展中國家”,而印度這個發展中國家的佼佼者則被冠予“金磚國家”的稱號;近十多年來,南亞日益脫離地區性視野和意識形態的標簽,逐步中性化,成為一個地理區域。在日益拓展的全球化浪潮中,每一門人文社會科學都受到全球化帶來的全球視野的影響,一個新的稱譽——“地球南部”(global south)被發明出來,指代包括南亞在內的很多處于地球南方的國家。這些國家都有被殖民的經歷,至今經濟發展仍有很多問題?!暗厍蚰喜俊边@個概念融合了“后殖民主義理論”“世界體系論”等路徑,暗喻了在全球化這個現代化的最高階段,南亞地區在全球體系中的位置和他的社會屬性。

                                            每一種概念和路徑(concept & approach)都不是萬能的,但它們卻都能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研究對象的某一個側面。本文試圖簡要討論這些先后出現的研究路徑、概念或視域,借以幫助定位我們在南亞研究中的位置。

                                            20世紀60年代后期, 現代化理論被提出來。其關于傳統社會的性質,現代性與傳統價值觀的沖突,以及經濟起飛的條件和背景被許多學者運用,借以對貧窮國家的落后進行概括和解釋。1968年,瑞典學者岡納·邁爾代爾(Gunnar Myrdal)出版了三卷本的《亞洲的戲劇——對貧困國家的探討》(Asian Drama:An Inquiry into the Poverty of Nations)。①該書以印度為中心,也覆蓋其他南亞和東南亞,如印度尼西亞等國的情況。作者對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現狀持非常悲觀的態度。他認為在這些社會中,傳統的權力架構持續存在,除非有所改變,否則經濟起飛的機會將非常渺茫。這些地區的政府太軟弱,他用“軟弱國家”(soft state)一詞,來指稱印度這樣的國家的政府無力塑造推行經濟發展計劃必須的法制秩序。邁爾代爾極不情愿地得出結論,“民主并不是實現(經濟)發展的最好的制度……威權政體能夠更好地完成這個任務”。①他質疑對提高生活水平、提供市場和儲蓄資金至關重要的農業改革,能夠在沒有進行激進的土地再分配或建立合作社的情況下發生。而這兩者,在他看來,都在政治上行不通。由于外國援助、內向的投資和出口前景不好,導致的外匯短缺將阻礙印度工業化的進展。

                                            邁爾代爾對個人自由的關注,讓位于他對印度經濟發展的憂慮。他傾向于支持計劃經濟,但非常反感亞洲計劃經濟下流行的效率低下、腐敗和浪費等現象,認為這些都與過分依賴行政管理有關。他相信社會發展的更優先的任務應是在教育、衛生和人口控制這些方面。該書出版后引起廣泛關注,甚至好幾年作為經濟發展研究者的必讀參考書。2004年,倫敦亞非學院院長、牛津大學圣體基督學院院長梯姆·蘭克斯特爵士在英國皇家亞洲事務學會會議上再次以評論該書的形式討論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的現代化進程。②他把此書譽為“紀念碑似的論著”。

                                            實際上,印度落后的農村生產方式阻礙印度的社會變革,并不是新奇的觀點,馬克思在19世紀下半葉寫了好幾篇文章評論,“亞細亞生產方式”概念的提出就主要是依托對印度的觀察。當時正處于歐洲現代化時期,馬克思對印度能夠啟動現代化進程持懷疑態度,“亞細亞生產方式”在他看來基本是以停滯為特征的?!肮铝顟B是它過去處于停滯狀態的主要原因”,農村公社有著“自給自足的惰性”,“沒有希望社會進步的意向,沒有推動社會進步的行動”。③

                                            在美國學者布萊克的眼中,印度的“現代性”不是內生的,而是外來的。中國、俄國和土耳其等國中,力主現代化的領導集團是通過革命獲得了領導權,④而在印度,現代政治制度是由殖民者移植的,因此同那些經過革命而走上現代化道路的國家不同,印度傳統社會體制受到的沖擊遠遠不夠,換句話說,像“種姓制度”這樣落后的社會分層制度,以及其他宗教觀念會阻滯印度的現代化進程。馬克斯·韋伯就曾評論說,中國會比印度在接受工業資本主義制度上更快。從現代化理論視域來觀察和研究印度雖然已經勢弱,正如前所述,它很大程度上興盛于20世紀60年代后期到80年代。然而,現代化理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美國在冷戰期間的意識形態的影響,因而對于尋求獨立發展道路的印度來說存在著相矛盾之處。⑤在現代化理論的視閾中觀察和分析印度社會,至今仍被許多學者所采用。用“modernization of India”這個短語在“百度學術”上搜索,可以發現約9000篇(部)論著。⑥

                                            印度的一些學者如盧梭(Russell West-Pavlov)和馬卡蘭德(Makarand R. Paranjape),喜歡用“后殖民時代的現代化”這個術語,認為印度這樣擁有被殖民經歷的國家在尋求現代化的過程中,傳統與現代性及其發展道路呈現出一種特殊的模式。⑦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南亞研究所的南亞研究碩士項目,設有經濟社會“發展研究”研究方向。

                                            阿富汗在國家政治體制建構上的失敗,以現代化理論來看,是在政治現代化上的失敗。這促使一些學者再次以這個路徑審視阿富汗晚近的歷史發展,及現代化理論視域的用處。簡恩·克林格在《對冷戰期間建構起來的現代化理論的正面評估》(“A Sympathetic Appraisal of Cold War Modernization Theory”)文中,回顧了二戰后現代化理論的建構過程。戰后重返大學或學術研究機構的參戰者寫了大量的論著,這些論著基本依托作者的戰時經歷,對美國以外的落后國家進行觀察,而且大多是將這些國家如何才能得到發展和進步,即現代化作為主題?,F代美國和落后地區的差異,以及如何才能縮小這些差異縈繞他們心中。在哈佛大學社會關系研究系、社會科學研究學會比較政治分委員會和麻省理工學院國際政治研究中心等學術機構的支持下,從跨學科的角度研究前殖民國家轉化而來的“新建國家”政治制度建構問題受到特別關注?,F代化理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肆指竦奈恼乱詫拸V的視野回顧現代化研究的著名學者,包括阿蒙德(Gabriel Almond)、佩恩(Lucian Pye)、多伊齊(Karl W. Deutsch)、里爾恩(Daniel Lerner)、英格里斯(Alex Inkeles) 和羅斯托( Walt Rostow )等人的觀點及其學術價值。①

                                            在筆者看來,阿富汗的戰亂,直接背景是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的抬頭,代表了冷戰后全球范圍內興起的宗教思潮對西方現代性的傳統主義的反彈。它的更深層原因是兩種現代性——西方所代表的工具化了的資本主義和前蘇聯所代表的集權式的現代化模式——的互相否定和拆臺所造成的政治權力和文化意識形態真空。②2018年11月15日,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南亞研究所舉辦了“學術中的阿富汗:知識和表述”(Afghanistan in Academia: Knowledge and Representation)國際研討會,吸引了遠自美國和印度的學者討論阿富汗研究的新路徑和新方法。

                                            全球化給當代社會科學帶來深遠的影響,它正促使研究者對研究對象、方法論和路徑以及研究的空間層面進行重新界定。冷戰結束后,蘇聯和東歐集團的解體和融入當代全球體系,三個世界的劃分也失去了現實基礎,一個新的概念“地球南部”被發明出來,用來指稱世界上那些擁有被殖民的經歷,但現在仍然處于發展中階段的“發展中國家”。1969年,奧格勒比(Carl Oglesby)在一篇關于越南戰爭的文章中首先使用該詞。他批評美國長期對“地球南部”的控制,已經幫助其形成了一個難以忍受的社會秩序。③“地球南部”最初在跨國史和后殖民主義研究中流行。它所指代的拉美、亞洲等“欠發達地區”,除上述特征外,還有如下一些共同特征:經濟和社會發展不同步、社會內部在生活水平、人均壽命和社會資源的分配上極不平等。

                                            20世紀后半葉,這個概念繼續被一些學者加以運用,但直到2004年,卻僅有20余篇文章將這個概念作為討論南亞問題的出發點。最近,隨著全球化的高漲,“地球南部”這個詞越來越被學者,尤其是印度學者所接受,被作為在全球化時代考察和分析印度的概念框架。2013年,對“地球南部”概念的運用和探究的文章一下猛增到數百篇。隨后不久,《地球南部》期刊創刊,倫敦經濟政治學院也建立了“地球南部研究中心”?!暗厍蚰喜俊弊鳛橐粋€分析性范疇,近幾年日益被人文社會科學的許多學科所采用,用“Global south”這個詞在“百度學術”上搜索,竟出現60多萬篇(部)論著,涉及經濟、社會、文化研究等各個領域。

                                            在地理上,“地球南部”大體以北緯30度為分界線,除去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日本等高收入國家?!暗厍蚰喜俊钡母拍钔怀鋈虮尘昂偷乩矸轿?“第三世界”一詞則包含分離于美蘇兩大陣營之外的地緣政治含義?!鞍l展中國家”或者“欠發達國家”都與現代化理論有關聯?!暗厍蚰喜俊卑岛@些國家在全球化這個現代化的最高階段的經濟地理位置,“南方”意味著與北方相對,仍然貧窮?!暗厍蚰喜俊眹覔碛泄餐谋恢趁窠洑v,正處于社會轉型階段,社會心態動蕩不安,經濟發展呈現某種新殖民特征。但其開始不再依靠與北方的經濟聯系,國家之間的政治合作(南南合作)開始替代受制于北方歐美霸權體制。南方國家之間的跨文化交流,正在創造一個后殖民時代的新文化形式。

                                            “地球南部”的概念代替“發展中世界”的好處在于,它有助于抵抗那些威脅這些國家自主發展的霸權勢力,并且促使這些國家重新思考它們與發達國家的關系。這個概念的流行,也標志著研究者不再過分關注“經濟發展中世界”內部的經濟發展水平和文化差異,而強調這些地區作為一個整體的地緣政治重要性,以及它們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位置?!暗厍蚰喜俊备拍畹奶岢?,不僅反映了地緣政治的改變以及前殖民地區國家對外依附關系的變化和經濟的轉型,也注意到南方國家與北方發達國家,包括美國、蘇聯或前殖民地宗主國(如英國等)的聯系交往減弱的意義,以及對這些國家(前殖民地)而言,新的國際社會和文化交往變得更為重要?!暗厍蚰喜俊钡母拍畎涤髦戏絿议g的聯系加深,或者說“南南合作”的增強。這個概念也標示著前殖民地國家文化認同的改變,它鼓勵南方國家在爭取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過程中,團結互利,并且更為大膽地致力于改變世界秩序,讓其能夠反映南方,而不僅是北方的利益訴求。包括印度在內的“金磚國家會議”和聯絡機制的出現反映了這種思路。

                                            “地球南部”的概念在印度尤其受到歡迎,這同印度由殖民地成為一個獨立大國, 經濟發展迅速,日益感到自信,引起的文化認同的改變有關。在一定程度上也切合了印度教民族主義,以及印度要成為“有聲有色的大國”的愿望。

                                            “地球南部”概念從更宏大的全球視野對深受殖民影響的文化和知識形態的批判性反思,對包括南亞在內的地球南部作為一個區域的重新概念化,正對南亞研究產生深刻影響。最近,英國著名出版社饒勒基(Routledge Press)出版了兩套冠以“地球南部”的南亞研究叢書,《地球南部的文學文化》(Literary Cultures of the Global South)叢書,《饒勒基亞洲和地球南部的犯罪和司法研究》(Routledge Studies in Crime and Justice in Asia and the Global South)叢書。前套叢書包含《媒體和地球南部,敘事的領地和跨文化潮流》《南方和北方,當代城市的發展路徑》等,討論作為一個區域的“地球南部”的文化特征,認為這是理論研究的新領域,既從全球視野,也從南方本身的視角出發去對這個區域傳統的、亞文化的音樂、影視、文學、數字媒體等進行分析和理論抽象。后書通過文學、影視和其他顯現了共享意象的媒體去探討像新德里、雅加達和約翰內斯堡這樣的南方城市空間和居民生活的構型,城市發展的方向,以及這些城市在經歷帝國主義統治、冷戰的地緣政治、全球新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勃興時代后,都市風格的動態變遷。①

                                            冷戰結束后興起的“建構主義”理論,使我們對南亞國際關系有了不同的解釋。建構主義試圖回答冷戰為什么突然結束,蘇聯為什么在沒有受到入侵或壓倒性的外來武力威脅下突然解體等問題。同時也在適應逐漸展開的通訊技術革命帶來的信息跨國流通,以及由此對國家間關系的影響增大這樣一些新情況。1989年,冷戰處于結束的關鍵時段,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奧勒夫提出以“建構主義”命名新的國際關系理論。1992年,耶魯大學教授溫特發表論文《無政府狀態是由國家造成:權力政治的社會建構》,此后,1997年又發表《國際政治中的認同和結構變化:國際關系理論中文化和認同的回歸》。奧勒夫于1998年再發表《建構世界的國際關系》,對建構主義作為認識國際關系現實的新的理論作了系統的闡述。

                                            建構主義批評現實主義和新現實主義對國際關系的認知模式?,F實主義認為國際關系中的無政府狀態,是因為缺乏一個超越國家的政府,以及各國都依據確保自身利益和安全的原則來行動造成的,而這正是國際關系體系的本質。新現實主義認為,由此形成的結構制約各國對外關系和外交政策。建構主義反對這種解釋,認為思想和觀念在行動者認知周邊國家關系和自身地位上起著重要作用。對世界及國家間的關系的認知是建構起來的,國際關系的結構也是建構起來的,其中觀念、規范,尤其是文化認同起著重要作用。國家的認同決定著國家在國際上的行為,所以研究民族國家文化認同的性質及形成的過程非常重要。②

                                            在現實主義理論視閾下,南亞次大陸作為一個相對被區隔的國家間的體系,在英國殖民者退出后,缺少一個跨國政府。在無政府狀態下,自保驅使各國增強實力,或與外界結盟來抗衡區域內真實的或想象中的他國“威脅”。新現實主義把由此形成的南亞次大陸的國際政治結構視為制約各國對外關系的物質性結構。③建構主義認為,安全困境不是地緣政治結構的物質產物,而是認知造成的。相關國家的社會認同或利益沖突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認知造成的。在南亞存在一種意識形態結構,它統治著南亞區域內外交關系思想家和政策制定者的思維。①

                                            2008年,納瓦利達(Navnita Chadha Behera)在《南亞的國際關系:探尋替代研究范式》(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South Asia:Search for an Alternative Paradigm)書中認為,建構主義、批判理論和后殖民主義正在為理解南亞國際政治提供新的路徑和視角,他的書分析評述了尼泊爾、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和印度的學者在這些方面的努力和成果。②

                                            在建構主義理論的關照下,對南亞國家關系的理解和詮釋正出現一種新趨勢。例如,2016年出版的卡蘭扎的《印巴核外交:建構主義與南亞裁軍和核軍控展望》(India-Pakistan nuclear diplomacy:constructivism and the prospects for nuclear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in South Asia)一書,③作者在書中力主,拋棄現實主義的視域,以建構主義的新眼光來重新審視印巴核軍備競賽的實質,解決辦法及對策。此書得到積極的評價?,斃麃啠∕aria Roast Rublee)評論說該書“在經驗證據的支持下,從新的理論視野建構了一個關于南亞核軍備現狀的歷史描述,可以使我們挑戰那種認為除穩定的相互威懾而外,其他(政策)目的都是幼稚的成見”。④瑪利亞認為,卡蘭扎的書有助于理解印巴陷入的核安全困境,并且相信不論持何種理論觀點的學者在讀了卡蘭扎的書后,都會對幫助形成印巴核軍備對抗關系的“規范”和“認同”的研究感興趣。通過鼓勵在當代世界最具危險性的印巴核軍備競賽問題上的新思維,這本書極大地拓展了該領域的研究。

                                            在卡蘭扎看來,以建構主義的路徑,可以在三個方面展開研究,即印巴缺乏對國際間流行的關于核軍備的作用和意義的看法的免疫力;國內輿論;印巴沖突的思想根源——兩國社會認同的對立,可以幫助解釋印巴核對抗的社會背景?,斃麃嗁澩?,并且認為可以從三個方面來展開研究,制約外交政策制定者和學者的思想牢籠;幫助營造相關的(即促使兩國加強核武裝的)國際環境的文本和語境;相關規范的傳遞對社會認同的影響。

                                            另一位學者阿圖爾·米斯拉(Atul Mishra)在《從理論上重新認識南亞的國家主權》一文也給我們帶來了對南亞國際政治的不同看法。阿圖爾批評說,迄今為止,主流的國際關系理論流派都忽視了對“國家主權”概念的探究,而這一核心概念是國家關系研究的基礎。他認為在南亞國際關系研究中,特別需要廣泛運用建構主義的理論觀點和方法。在建構主義的視域下,國家主權的概念的相對性和變動性被突出了,因而更有利于從理論上去審視南亞國內政治和區域性政治問題。⑤

                                            ?
                                            3分彩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