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彩杀号欢迎您的到來!

                                            杜邦家族:穿越歷史風塵的跨界財霸(上)

                                            2019-08-06 02:45:53 對外經貿實務2019年7期

                                            張銳

                                            震耳欲聾的炸藥、彈力十足的尼龍襪、投向廣島與長崎的原子彈、色彩斑斕的環保漆、宇航員身穿的登月服……,兩萬多個產品如同璀璨星河點綴與鑲嵌著杜邦家族綿延而寬綽的時光軌道。作為攜帶豐饒創新基因的技術大拿,杜邦家族開啟了一扇又一扇改變世界的技術門窗;作為富有奇異魔力的豪門顯貴,杜邦家族誕生了一代又一代福澤人類的曠世精英;作為全球500強企業陣營中的最久企業,杜邦家族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驚天動地的商業神奇;作為美國歷史上最古老的名門望族,杜邦家族見證了美國工業革命一輪又一輪斗轉星移的變幻風云。

                                            “政治難民”皮埃爾·杜邦

                                            在法語中,Du的意思是住在什么地方,而Pont代表著橋的意思,Du Pont兩個字連起來就是說杜邦家族最早住在橋邊,或是說他們當時住的地方旁邊有座橋。當然,字面的推斷也只是望文生義,究竟是否準確,時至今日也沒有具有足夠說服力的考證資料來支撐,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杜邦家族世代以經營鐘表為生,而家族商業香火傳到皮埃爾·杜邦手中時就不吹自滅了。

                                            皮埃爾·杜邦喜歡文學與經濟學,其撰寫的一系列國民經濟研究文章不僅得到了伏爾泰和杜爾哥(當時法國著名的經濟學家)等人的關注,而且出版的重農主義著作深深影響了經濟學開山鼻祖、《國富論》的作者亞當·斯密。不過,皮埃爾·杜邦的最大興趣愛好并沒有放在辛辛苦苦的爬格拼字上,就像杜爾哥既是經濟學家又是非常出色的政治活動家那樣,皮埃爾·杜邦幾乎完全復制了杜爾哥的職業路線,而且在政治領域風生水起的程度絲毫不亞于后者。

                                            路易十六主政后,作為法國重農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在杜爾哥的力舉之下,皮埃爾·杜邦受命擔任王朝多個官職,其中最重要的職務就是擔任路易十六的商務總監,也正是這個職務將皮埃爾·杜邦在法國的政治生涯推向頂峰,成為炙手可熱的名人顯貴,同時也成為皮埃爾· 杜邦職業生涯的分水嶺,甚至對后來整個杜邦家族的命運產生了決定性影響。

                                            1783 年美國獨立戰爭結束前夕,皮埃爾·杜邦已經退休賦閑在家,但鑒于他履任商務總監一職所具備的豐富經驗,路易十六親自點將,調派皮埃爾·杜邦作為法國代表團團長參與英美關于結束獨立戰爭的《巴黎和約》談判。在皮埃爾·杜邦的斡旋下,英美雙方不僅心平氣和地達成了停戰協議,同時法國還與英國簽署了貿易合作的相關協定。路易十六對于這樣的結果非常滿意,隨后冊封給了皮埃爾·杜邦的貴族身份。當然,相對于讓人垂涎欲滴的封賞而言,皮埃爾·杜邦的最大收獲應當是在參與英美談判過程中結識了托馬斯·杰斐遜,也就是后來的美國第三任總統,杜邦家族的運程由此發生驚人的改變。

                                            插曲往往在不經意中發生。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爆發一下將皮埃爾· 杜邦打入命運的谷底。國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臺,波旁王朝頃刻灰飛煙滅,皮埃爾·杜邦也慘淡入獄。非常幸運的是,繼之而起的雅各賓派政權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皮埃爾·杜邦得以逃脫亡命的厄運;不過,隨后上臺的拿破侖政府也沒有給予皮埃爾·杜邦等人絲毫的禮遇,而是將他們劃定為“舊王黨分子”并做出了統統流放到美國的決定。即使拿破侖不將自己發配到美國,皮埃爾·杜邦也有在僥幸出獄后逃亡美國的打算。一來是躲避法國國內綿延不斷的革命烈火,二來是想在那塊封建歐洲大陸之外的“世外桃源”中按照自己的重農主義信念開創出一塊殖民地,皮埃爾·杜邦將其命名為“邦提亞那”。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當皮埃爾·杜邦帶著全家13口人登上一艘名為“美國之鷹”的帆船后,橫渡大西洋的波折與辛酸大大超過了他的想象。由于船長兩次弄錯了航向,行程被無限拉長,隨船的旅客所攜帶的食品消耗殆盡,無奈之下,大家只好沿途捕魚甚至抓捉船上竄動的老鼠來充饑。其實,面對著狹小船艙中擠滿的各種各樣人群,整個路途中皮埃爾·杜邦最擔心還是自己攜帶的財產安全。臨行前,皮埃爾·杜邦賣掉了祖宅,只帶了有價值的古董、銀餐具和裝飾品上船。為防航海途中無賴之徒趁機打劫,皮埃爾·杜邦讓家族中成人男女都身帶佩劍,輪流看守,而作為一家之主,自己則將24萬法郎的金幣緊緊地藏在懷中。

                                            “美國鷹號”達到費城時距離原來的計劃延遲了兩個月,但這一天卻是值得紀念的1800年元旦早晨。大大出乎皮埃爾·杜邦的意料,費城各大報紙竟然鋪天蓋地地報道了杜邦一家抵美的消息。退職后一直隱居的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發表談話說:“皮埃爾·杜邦先生在對英戰爭的巴黎條約上一直站在美方,有功于美國”,而當時還是副總統的杰斐遜則稱皮埃爾·杜邦是“法國最有才能的人”。就這樣,落地美國后的杜邦一家人被奉為上賓受到美國政府的熱情款待,同時按照皮埃爾·杜邦提出的要求,費城當地官員還為杜邦家13口人備好了馬車,以方便他們南下前往紐約。

                                            但是,來到紐約后皮埃爾·杜邦很快發現自己的“邦提亞那”計劃其實很難實現。原本計劃用手中的錢大量購買美國西部土地,然后將其高價轉賣給需要土地的個體農民以從中牟取暴利,但當時的美國由于土地投機商已經滲入西部,土地的價格已經被吵得很高,投資地產和土地交易完全無利可圖。既然土地無法到手,那么皮埃爾·杜邦的“邦提亞那”計劃也就無從著地,最終皮埃爾·杜邦決定尋找其他的安身立命之途。

                                            “火藥大師”伊雷爾·杜邦

                                            皮埃爾·杜邦有兩個兒子:長子維克托·杜邦和小兒子伊雷爾·杜邦,其中到達美國時伊雷爾·杜邦還不到30歲,而且早在法國時伊雷爾·杜邦就師從法國著名化學家、現代化學之父、法國皇家火藥廠總監拉瓦錫,主攻的就是火藥技術與制造。面對父親“邦提亞那”計劃的無奈擱淺,伊雷爾·杜邦與兄長也因為幫不上父親而困惑與苦惱過,但一次偶然的機會卻讓伊雷爾·杜邦腦洞打開,并從此開啟了杜邦帝國200多年的不俗歷程。

                                            伊雷爾·杜邦平常喜歡游獵,一天與好友到森林地帶打獵時,幾次扣動獵槍扳機,但最終都是啞火無聲,伊雷爾·杜邦馬上發覺這是美國火藥質量存在問題,他將這一驚訝發現告訴了父親,同時提出了創建火藥制造公司的打算,希望父親能夠在資金上給予充分支持??嘤诋敃r還沒有生財門道,聽了兒子的介紹后,皮埃爾·杜邦同意出資辦廠,但同時提出了一個條件,杜邦家族公司只投入所需資金的三分之二,伊雷內·杜邦除了負責工廠的建立和運營外,還要負責另外三分之一的融資。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伊雷爾·杜邦很快從父親幾位故交與朋友那湊齊了剩余資金。按照當時的股權設計,在名為杜邦火藥公司的企業中,3.6萬美元的總股本被分割為18股,其中杜邦家族公司占11股,處于絕對控股地位。

                                            在企業的選址上,伊雷爾·杜邦再次表現出了超人的商人天賦。達特拉華州的威爾明,布蘭迪萬河從此穿流而過,水量雖然不大,但卻足以推動火藥廠的渦輪機,為工廠提供充足的動力;另一方面,威爾明頓緊緊挨著大西洋,等于是上帝為火藥的原料和產品運輸開辟了一條寬闊的黃金水道;更為重要的是,伊雷爾·杜邦還發現居住在這里的都是與自己有著相同語言、相同文化和相同政治信仰的大批法國人,他們都是在圣多明各奴隸暴動成功后從那里逃出來的難民,只要給他們支付較低的薪水就能夠成為勞動力。沒有任何猶豫,伊雷爾·杜邦從費城的銀行借來 3 萬美元,買進了位于布蘭迪萬河畔的一座農場,杜邦公司從此起步,而且200多年來大本營也從未離開過此地。

                                            從開工建廠到正式出產,杜邦火藥廠僅僅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1804年春,伊雷爾·杜邦完成了首批黑色火藥成品的制造,并將其送到兄長維克托·杜邦在紐約格林威治街的貿易公司,據說隨著廣告在當時報紙上的刊出,訂單如同雪片似地飛來,但其實政治人脈對于杜邦火藥的打開市場發生了關鍵性作用。從法國一方來說,當時美國火藥主要從英國進口,法國政府希望本國僑民能進入該領域以打破英國人的壟斷。于是,法國政府以很低價格向杜邦公司提供火藥生產設備,并允許杜邦學習法國火藥試驗工廠的最新工藝與配方。更為直接的是,雖然皮埃爾·杜邦身在美國,但一直與法國政界保持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甚至波旁王朝復辟后,皮埃爾·杜邦還受邀出任法國臨時政府的國務秘書。不僅如此,拿破侖的外交部長塔列朗還在杜邦公司中持有一定股份,有了如此復合政治力量的保駕護航,杜邦火藥出口到法國市場自然就是一路綠燈。

                                            有一件極其重要事情的發生讓杜邦公司幾乎成為了美國政府厚愛有加與鼎力支持的商業連體。當時,已經成為美國總統的杰斐遜正在考慮將法屬路易斯安娜收回,只是苦于沒有合適的人選前往法國與拿破侖政府交涉,皮埃爾·杜邦聞訊后主動請纓,而且作為購買法屬路易斯安娜的全權代表,皮埃爾·杜邦最后與拿破倫達成買賣交易,后者愿意將路易斯安娜以每畝4美分的價格賣給美國,總成交價為1500萬美元。對于這一結果,杰斐遜在寫信給皮埃爾·杜邦的親筆信中這樣稱贊道:“祝賀你能在有生之年,在為千百萬未出世的人們造福的一筆交易中作出了貢獻!”

                                            路易斯安娜對于美國有多重要?這塊土地占地約為214.4萬平方公里,美國將其買回來以后,等于當時國土面積擴大了兩倍之多;不僅如此,當時美國實際占有了新奧爾良,而新奧良的主權屬于法國,為了保住新奧爾良,美國政府必須將易斯安娜購買過來。歷史因為一次重要的決策而改變。作為路易斯安那南部的一座海港城市,新奧爾良后來發展成路易斯安那州的最大城市。當然,在給皮埃爾·杜邦發出感謝信后,杰克遜也收到了對方的一封回信,信中寫道:“我請求您,尊敬的總統先生關照我設在特拉華州的杜邦公司”。

                                            有幾個歷史數據和檔案事實可以充分說明杰斐遜政府對杜邦公司的偏愛程度。杜邦火藥出品的第三個年頭,公司銷售額為1萬美元,其中美國海軍訂購了10噸,西班牙駐美大使訂購了18噸,美國陸軍部訂購了54噸;又過了一年,杜邦公司銷售額飆升到3.3萬美元,同年杰斐遜政府的作戰部長公開宣布杜邦公司承包政府的全部火藥。更讓同行眼紅的是,1812年美英戰爭期間,杜邦公司向美國陸軍和海軍總共售出450噸火藥,成為了美國政府的最大火藥供貨商。

                                            “獨裁分子”亨利·杜邦

                                            杜邦火藥公司成立的第13個年頭,見證了自家商業香火一路旺盛燃燒的皮埃爾·杜邦在家中安然去世。與此同時,維克多·杜邦也開始告別商場而投身政界,出任特拉華州立法院參議員。這樣,全部商場生意的經營負擔就落在了伊雷爾·杜邦的身上。及至伊雷爾·杜邦63歲去世時,雖然當年杜邦公司的銷售總額超過了六千噸,但賬面上卻掛下了一筆十五萬美元的債務;更為嚴重的是,伊雷爾·杜邦的三個兒子阿爾弗雷德·杜邦、阿萊西斯·杜邦和亨利·杜邦不是因為能力不濟暫時難以承繼父業,就是因為年齡太小而無法勝任管理之職,萬般無奈之下,伊雷爾·杜邦的女婿安東尼·彼得曼站了出來,臨時接過了杜邦家族企業的管理大任。

                                            安東尼·彼得曼在任三年中,不僅還清了杜邦公司所欠債務,而且回購了家族企業中外人所持有的股份。另外,安托尼還展開了一定規模的資產重組,關閉了杜邦家族在法國的公司,并建立了一個名為杜邦·德·尼摩爾的合伙企業,隨后將杜邦家族的所有資產注入其中。在新的公司中,七名合伙人董事均來自伊雷爾·杜邦的三個兒子和四個女兒,而且每人持有等額股份。更難能可貴地是,當安東尼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并將公司管理大權最終交到岳父的三個兒子手上時,杜邦家族有意額外贈予安托尼一些股份,但安托尼卻委婉地回拒了,之后悄然退至幕后。

                                            阿爾弗雷德·杜邦應當是伊雷爾·杜邦最喜歡的兒子,這不僅因為他是長子,還因為阿爾弗雷德·杜邦從小就在工廠工作,而且生性溫順,對化學實驗的興趣絲毫也不亞于父親。按照當時家族傳統,杜邦公司不設董事長職位,阿爾弗雷德雖然擔任了總裁,但他堅持與兩個弟弟合伙管理公司,通過組成執行委員會的形式集體行使管理職能。另外,當時杜邦公司沒有一個專職的管理人員,只有一個出納,三個合伙人都不支取薪水,全部家族財產都屬于公司,日常所需皆由公司供給,并且這種“三駕馬車”的合伙關系一直延續到亨利·杜邦接任為止。

                                            應當說阿爾弗雷德·杜邦出任總裁時美國國內的市場環境還非常理想,一方面,美國鐵路網向西部延伸,需要大量的炸藥開山碎石;另一方面美國與印第安人和墨西哥人的戰爭爆發,形成對軍火炸藥的強烈需求,可就在這樣一個“躺著可以賺錢”的年月,杜邦公司不僅沒有盈利,反而欠下50多萬美元的債務。尷尬財務業績之下,杜邦公司召開的家族董事會罷免了阿爾弗雷德·杜邦的總裁之職,亨利·杜邦順利上位。

                                            畢業于西點軍校的亨利·杜邦不僅外表看上去非常嚴厲,決策上也十分霸道,他的管理風格因此被稱為“凱撒式管理 ”。接管家族企業后,亨利·杜邦要求家族中的每一個成員都要參與工作自食其力,男性成員要在企業中承擔一份工作,女性成員則要相夫教子,為家族繁衍后代。為此,亨利·杜邦要求家族成員把財富都匯集到企業內,由他根據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開支來分配,包括家族成員的就學、婚姻等細小事情,都須經過亨利·杜邦過目以后才算有效。

                                            在公司具體事務決策上,亨利·杜邦的獨斷風格更是盡露無疑。雖然在由自己主持召開的董事會議上他會傾聽董事成員的意見,但最終卻很少采納他人的建議與觀點。及至后來,公司的所有主要決策和許多細微決策都直接由亨利·杜邦親自作出,包括利潤的分配、契約的簽署,甚至一張支票也得由他親筆開出才能算數;不僅如此,亨利·杜邦還會親臨市場前線,監督公司的好幾百家經銷商,而在每次的大小管理層會議上,亨利·杜邦總是以詰問的姿態出場,其他人只要俯首回答就行。

                                            獨斷專行且不說,亨利·杜邦還對炸藥技術一竅不通,幸運的是他得到了一名干將,即阿爾弗雷德·杜邦的兒子拉摩特·杜邦。繼承了父親對技術的狂熱基因,拉莫特·杜邦在亨利·杜邦主政時獲得了多個炸藥技術的新發明,不僅幫助杜邦公司降低了火藥成本,同時將家族企業帶入高爆炸藥市場。但天有不測風云,53歲時,拉摩特·杜邦在一次火藥爆炸試驗中不幸喪生,亨利·杜邦失去了一個左膀右臂,杜邦家族因此而受到不小的打擊。

                                            人各有所長。雖然亨利·杜邦的獨裁讓許多人很不待見,但其外交手腕與經營管理能力確實有目共睹的。南北戰爭爆發后,亨利·杜邦立刻跑到華盛頓,宣稱效忠于林肯政府,當年年底就從政府那里得到了一筆價值高達230萬元的槍炮火藥訂單,而且這還是公司成立60年來的最大的一筆交易。不僅如此,由于當時北方政府獲得的印度硝石十分緊缺,為了防止英國可能支持南方而停止供應東印度市場上的硝石,林肯特別授權杜邦公司包攬世界硝石市場,同時將硝石的提煉權也交由杜邦公司支配。資料顯示,在1861-1865年的美國南北戰爭期間,杜邦公司承攬了聯邦軍隊40%的彈藥供應。

                                            除了非常不錯的市場業績外,亨利·杜邦還將杜邦公司帶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19世紀70年代初,美國經濟出現嚴重衰退,各行業哀鴻遍野,亨利·杜邦親自出面督陣組成“美國火藥同業公會”,并拉來了五家企業的合伙加入,由此構成了繼洛克菲勒壟斷組織之后的美國第二家托拉斯。后來,亨利·杜邦又通過巧妙手段收購了“公會”成員哈德公司和加利福尼亞火藥公司的股票,完全掌控了行業公會的話語權,一個壟斷全國火藥產量92.5%的杜邦帝國也從此時開始形成。

                                            “三巨頭”的合與分

                                            亨利·杜邦掌管家族企業長達39年,雖然因為個人魅力給杜邦公司產生了不小的正面效應,但獨裁專斷的管理風格同時不可避免給企業長期發展帶來了負面影響。一方面,為了確保家族系列中自身旁支的利益,除了拉摩特·杜邦外,亨利·杜邦對其他許多有能力的侄子棄之不用,導致一些邊緣化或者不愿受約束的家族成員離開家族企業另謀出路;另一方面,在亨利·杜邦擔任總裁期間,瑞典化學家諾貝爾發明了比黑火藥威力更大、更安全穩定的甘油炸藥,并逐漸被廣泛應用,但亨利·杜邦卻對這一新發明嗤之以鼻,導致杜邦公司錯失了生產新型炸藥的機會。而更為關鍵的是,77歲時亨利·杜邦去世,他的兩個兒子為搶奪總裁大權而不惜明火執仗,在這種情況下,家族董事會采取了一個折衷方案,由亨利·杜邦的侄子尤金·杜邦出任公司新的領導者。

                                            尤金·杜邦是阿萊西斯·杜邦的嫡子,作為杜邦公司的第五任總裁,不僅在決策能力上與亨利·杜邦不可相提并論,而且在管理經驗上更是技不如人,家族企業在他的手上幾乎毫無建樹。不過,擔任總裁的第三個年頭,尤金·杜邦便在1902年杜邦百年大慶時溘然離世,倉促之中杜邦公司找不到合適的繼任人選,幾個年邁的董事于是建議將公司作價1200萬美元出售給競爭對手拉夫林·蘭德公司。關鍵時刻董事會中唯一一位年輕人站了出來,他請求由自己出資將家族企業承買下來,這個年輕人就是伊雷爾·杜邦的曾孫阿爾弗雷德·I·杜邦。

                                            可是,接下來要籌措到1200萬現金幾乎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但聰明的阿爾弗雷德·I·杜邦很快想到了昔日同在麻省理工上學的兩個堂兄弟托瑪斯·K·杜邦和皮埃爾·S·杜邦,簡單說明希望與他們聯手收購家族企業的計劃后,兩個堂兄弟沒有做任何考慮就爽快地答應了。不僅如此,精通財務的皮埃爾·S·杜邦還為共同收購計劃擬定出了一套完整的方案:三人首先成立新的E. I.杜邦·德尼摩爾火藥公司,接下來新公司發行面值1200萬美金、年利率4%、三十年到期的債券,并用這些債券向原公司的股東置換全部所有權,最后向三兄弟發行面值1200萬美金的股票。這樣一來,原公司的股東們就可以確保自己的預期收益,而三兄弟則幾乎不需要任何現金就可以獲得公司的所有權。

                                            收購方案很快得到了家族董事會成員的一致認可,杜邦公司也從此進入所謂的“三巨頭”時代。出乎意料,當“三巨頭”聯手對家族企業資產進行盤點時,他們竟然驚訝地發現公司的價值其實不止1200萬美元,而是2400萬美元,等于在按照原來價值購買的基礎上,他們手中又多出了一個等價的企業。之后,“三巨頭”對外展開資本并購,不到半年時間就整合了美國炸藥工業2/3的資源,其中包括先前試圖收購杜邦的拉夫林·蘭德公司。按照《美國企業史》一書的統計,自1902年開始的三年中,杜邦一共對64家企業發起了并購,到1905年,杜邦公司直接生產美國全部碳酸鈉炸藥的64.4%、硝石炸藥的80%、甘油炸藥的72.5%、體育用的無煙火藥的80%、軍用無煙火藥的100%。

                                            然而,從“三巨頭”接手公司之日起,阿爾弗雷德·I·杜邦與托瑪斯·K·杜邦之間的管理權之爭便已開始,而且雙方最后發展到針鋒相對的程度。如后者要關閉公司在布蘭迪瓦因的火藥廠,前者堅決反對;后者要把公司遷往紐約,前者絕對反對;后者要順應外界工會要求8小時工作制的主張,前者就是不同意并制造障礙。不久,二人為了布蘭迪瓦因的財產互相投標爭著壓低出價,最終托瑪斯·K·杜邦力克阿爾弗雷德·I·杜邦。緊接著,阿爾弗雷德·I·杜邦被免去了總經理和副董事長等一切職權,托瑪斯·K·杜邦成為杜邦公司的第七任總裁。

                                            接下來托瑪斯·K·杜邦和皮埃爾·S·杜邦再度明里暗里上演著角逐控制權的大戲。不過此時的托瑪斯·K·杜邦除了擔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執行委員和發言人小組的主席外,還與當時的威廉總統走得特別之近,甚至托瑪斯·K·杜邦成為了特拉華州國民警衛隊的將軍,控制了該州的政界;不僅如此,春風得意的托瑪斯·K·杜邦還準備參加總統競選,因此也根本無心戀戰商場,乃至放出了出售自己手中公司全部股票的口風。而聞訊后的皮埃爾·S·杜邦主動靠近托瑪斯·K·杜邦,最終出資1390萬美元收購了托瑪斯·K·杜邦掌控的所有股份,順利登上了家族企業第八任總裁的位置,并由此開啟杜邦歷史上的一個鼎盛時代。

                                            ?
                                            3分彩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