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彩杀号欢迎您的到來!

                                            說于良史《春山夜月》

                                            2019-08-06 02:46:03 古典文學知識2019年4期

                                            蔣寅

                                            于良史這位詩人不太出名,生平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在唐肅宗至德年間官侍御史,德宗貞元年間被徐州節度使張建封辟為僚佐。他的詩作傳世不多,《全唐詩》只收了7首。但這首《春山夜月》卻是歷來廣為傳誦的名篇。詩中敘寫春日游山的勝事和春山夜月的美景,清麗絕人,能讓人過目不忘。其中“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一聯更是膾炙人口,古代瓷器中多用作詩意畫。

                                            春山多勝事,賞玩夜忘歸。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興來無遠近,欲去惜芳菲。南望鳴鐘處,樓臺深翠微。

                                            詩題為“春山夜月”,起句卻從白日落筆。因為一座山是否有趣可愛,只消看游人下山早晚即可知道。若到天黑游人還流連忘返,那不用說是很吸引人的山了。于良史游的這座山,詩題沒有說它的名字,估計不是什么名山,但一定是很有魅力的所在。其實春山哪有不美的呢?春日遲遲,草綠花開,林木蔥蘢,風暖鳥鳴,經過一冬嚴寒瑟縮的人們不禁陶醉于這滿眼生機,目迷五色。眼前的美景不勝描繪,既然寫不過來,干脆就不寫。詩人用一個極概括的“多勝事”來總述春山白晝的佳勝,然后將篇幅都留給了夜晚。因為詩題是《春山夜月》,夜月才是中心。

                                            首句將白晝一筆帶過,第二句就開始寫夜,準確地說是濃縮了謝靈運《石壁精舍還湖中作》“清暉能娛人,游子憺忘歸”兩句的意思。那么什么樣的勝事讓人流連忘歸呢?頷聯只拈出兩件,就讓你不得不稱奇了——“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不夸張地說,這是唐詩里最美的詩句之一。我們很難斷定這是作者的真實經驗還是錦心妙手的虛擬,但兩句確實寫得太美了。美得清雅絕俗,美得玲瓏剔透,發想奇妙之極而又合于自然。不是嗎?掬一捧山泉,也有月光晃漾其中;撥弄花枝,芳香襲人衣裾。此情此景,怎不教人游興益高,流連不去?

                                            我們都有游山的經驗,興致高時每一處景致都不想錯過,往往越走越遠;而一旦探得人所未見的絕勝風光,又依依不忍離去。頸聯這兩句敘述其實概括了人們共同的游山經驗,同時順便點明惜春的主題。它們在頷聯的勝事之外提示了更多的游山樂趣,留給讀者去想象。如果說“掬水”兩句是點,那么“興來”兩句就是面,有點有面這才呈現了春山夜游的豐富樂趣。點和面的關系,即如何用詳略、虛實來構成個別與一般、具體與抽象、局部與整體的互補,在有限的篇幅內實現內容表達、意義傳達的最大化,是近體詩寫作首先要考慮的問題。于良史這首《春山夜月》為我們提供了值得借鑒的經驗。

                                            詩到第三聯,題中“春山夜月”四字全都寫完,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美已并,結聯又該怎么結束呢?夜色中適時傳來的鐘聲幫助了作者,讓他用一個有懸念的情境收束全詩。夜晚山寺鳴鐘是唐詩中習見的意象,破空傳來的鐘聲打破了夜的寂靜,在人心靈中激起警省,同時也給人時間的提醒。當詩人聽到鐘聲隨著南風傳來時,循聲望去,半山腰的樓臺都隱沒在夜色之中。這時在他心中喚起的是未能登覽的遺憾,還是盤算要不要去投宿的躊躇?無論如何,一點不滿足,一點遺憾,一點眷戀,都是游覽最佳的心境。無論于良史究竟要表達什么樣的心情,這鐘聲所營造的聲色交融的境界都是很讓人玩味的。它也是古典詩歌很常見的一種結尾方式,叫以景結情,即不直接言情,而是通過景物描寫寄托情思,讓讀者自己去玩味其言外之意。

                                            于良史這首游覽詩從文字到詩意都很淺顯,它能列于最有名的唐詩中,全靠“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一聯傳誦于世,無人不知。據揚之水先生考察,現存古代瓷器上描繪這兩句詩意畫之多,無出其右。陸機《文賦》說:“立片言以據要,乃一篇之警策?!边@是說一篇作品中,如果有一兩個特別精彩的警句,就會令全篇生色?!稗渌眱删湔恰洞荷揭乖隆返木咚?,它在整篇的淺顯平易中如異峰突起,以精巧絕倫的立意取境支撐起全詩的意境,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當然,話又說回來,光有這樣的警句,沒有通篇的渾成、洗練與它配合、襯托,警句也很難出彩。劉勰《文心雕龍·隱秀》篇在闡述隱與秀即整體與局部的關系問題時指出:“隱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秀也者,篇中之獨拔者也。隱以復意為工,秀以卓絕為巧?!焙苤艿降卣f明了整體的渾成妥帖與警句的獨拔卓絕相輔相成的關系。

                                            (作者單位: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

                                            古典文學知識 2019年4期

                                            古典文學知識的其它文章
                                            我的古典文學研究之路
                                            人何苦與草木爭榮
                                            ?
                                            3分彩杀号